警用無人機時代已至,王牌“飛行員”圓夢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1-15 10:12   

image.png

宋凌君正在調試無人機。

image.png

杭州日報訊 1月12日,室外氣温12℃,晴天,西南風4級。

杭州特警支隊的操場上,一羣年輕特警從宋凌君眼前奔跑掠過。前方是一片空曠地,他手持遙控,熟練地固定好頭上的VR眼鏡。此刻,他的“眼睛”已經轉移到了身旁的無人機攝像頭上。這台無人機僅有幾百克重,構造簡單,四片微微磨損的紅色槳葉頗為顯眼。剎那間,無人機高速啓動,宋凌君也“跟着”機器的視野飛向百米高空。

宋凌君是杭州公安局特警支隊技術大隊的一位民警,他還有另一個身份——杭州特警無人機中隊裏的最強“飛手”。在他的操控下,這台無人機不僅能到達最快兩百多公里每小時的飛行速度(相當於動車的最高時速),更能連續完成無人機干擾,甚至打擊等一系列作戰任務。

童年的飛行夢圓了 無人機成了他手中的利器

2012年,當宋凌君第一次接觸到無人機的時候,他就覺得童年的航模飛行夢終於“能圓了”。

這一年,他30歲。

而立之年的宋凌君已經做了6年的特警突擊隊隊員,每天訓練、執勤,再訓練,外出比武競賽,練兵千日,難免枯燥。唯一的放鬆,就是休息日開車去周邊的魚塘靜心垂釣。

除了釣魚,他還喜歡搗鼓點新事物。有一次上網搜打窩船,卻被無刷電機吸引,一圈逛完,發現店家在銷售一款從沒見過的無人機。他的目光緊緊盯在這台簡陋的飛行器上,如同自己小時候那樣。之後,買材料、看教程、動手組裝,宋凌君着了魔似的研究起無人機。

那時無人機商用才剛剛起步,價格高昂。“沒人知道無人機能做什麼。但反過來想,或許只是我們不知道它的用途。光這一點,就足以讓我心潮澎湃。”他説。

很長的一段時間裏,他白天照常訓練,晚上留警隊通宵研究,後半夜眯一會再照常上班。現在回想起來,他直呼“相當瘋狂”。

宋凌君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試飛,無人機晃晃悠悠地從操場飛起,上升到十幾米高空後迅速失控,重重砸了下來。

失敗了嗎?他卻説,那是他最快樂的一天。

事實上,飛無人機和釣魚一樣是孤獨的。特警隊裏很多人都記得,那會兒宋凌君總是孤零零地獨自站在操場上,一動不動,外人大多也只能看個熱鬧。

幾年時間,宋凌君差不多在無人機上自掏腰包花了六七萬,這還不算賣二手“回血”的錢。他對於無人機的認識和掌握,也有了突飛猛進的提升。2018年,在參加警用無人機比武中,他研發出了無人機掛載泰瑟槍的技術,還申請了國家專利。

宋凌君的“航模夢”從小在心裏萌了芽。上世紀90年代,小宋凌君坐在電視機前,緊盯着屏幕裏的國外航模節目。節目裏,航空器一躍沖天,自由翱翔,但對於一名小男生來説,無論從成本還是時間上,這個夢想實在難以實現。

不過,小宋凌君開始了組裝之旅,他痴迷於動手組裝四驅車和船模。父母也覺得奇怪,家裏從沒出過什麼賽車手、飛行員,孩子居然會產生如此濃厚的興趣。不過,從入門到精通,它們已經很難再給宋凌君帶來更多的刺激和新鮮感。

這一年,他13歲。

宋凌君從小跟着經商的父母生活在湖北,直到讀大學才考回浙江。實際上,如果按照就讀專業,他本應該從事環境科學的工作,或者繼續考研。誰知陰差陽錯,大四那年他跟着同學們參加國考,大部分人名落孫山,他卻成功上岸,被分配到了杭州公安特警支隊。

普通大學生做民警不稀奇,但做特警,尤其是突擊隊隊員,會不會跟不上?宋凌君起初心裏也沒底,同批進警隊的都是訓練多年的警校畢業生,自己這個研究微生物的“書生”能行嗎?

要成功,只有靠不斷的練習。雖然長跑、射擊這些成績並不算拔尖,但宋凌君靠着勤奮的訓練,最終的綜合成績倒還不錯。健身、騎行和長跑也從工作需要,轉變成了他保持至今的興趣愛好。

2015年,宋凌君崗位調整,成為了一名排爆手,參與了杭州不少緊急的排爆警情。雖然危險,但他很感謝這段經歷,“排爆手最需要的冷靜,以及關鍵時刻的決斷,其實和無人機的操作是相通的。”也正是排爆工作的歷練,讓他更加明白一個道理。“每一個工作都需要天賦。或許我的同事天賦在於射擊、駕駛。” 宋凌君説,“我很清楚,我的天賦就在這裏。”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通訊員 陳亦默 記者 李維和/文 記者 廉笑塵 劉斌兵/攝  編輯:鄭海雲
返回